• 최종편집 2021-12-07(화)
댓글 0
  • 카카오스토리
  • 네이버밴드
  • 페이스북
  • 트위터
  • 구글플러스
기사입력 : 2021.08.07 12:40
  • 프린터
  • 이메일
  • 스크랩
  • 글자크게
  • 글자작게

사진.jpg

<사진 경기글로벌센터>

 

<한국어 http://www.danews.kr/news/view.php?no=6582 >

 

社会福利盲区的中国朝鲜族同胞

200万移民的时代背景下,有一些事实却难以启齿。

 

地铁站附近外国人露宿问题等社会福利照拂不到的角落需要被关注。

 

2019年这个时候,富川市大山洞一位将房屋月租给外国人的房东阿姨来到我们中心寻求帮助。

 

她的外国人租户每日独自在家且行动不便。房东阿姨担心租户发生意外,便找到洞居民中心和社会福利院寻求帮助。得到的回应均是“没有针对外国人的救助方案“。工作人员建议房东阿姨联系京畿国际中心(경기글로벌센터)并打印了一张地图给她,于是阿姨找到了我们。

 

听阿姨讲述了事情原委后,我们立即赶往现场。租户尹某是一位中国朝鲜族同胞(男,62岁),独居,因脑梗塞行动不便。京畿国际中心见状立刻组织了捐款,第一次支援尹某127万韩元,三个月后又支援了57万韩元。两次捐款过后京畿国际中心没有余力继续援助,于是联络了当地的福利院和市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向他们交待了情况后便没再关注。

 

2020年3月左右,这名同胞又三番五次地打来电话求助。

 

但我们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建议他去找找别的机构。

 

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直到去年7月20日,我看到公共机关针对某地铁站附近中国同胞露宿问题的回应和举措时,突然想到2019年大山洞的那位中国同胞。我立刻打电话给房东阿姨了解情况,却得知尹某在去年六月时去世了。

 

我整个人懵了,那一瞬间,我觉得是我害死了他。

 

如果去年3月,他打来电话求助时我能及时探访并采取一些救援措施,他可能不会走得这么快。

 

可是我明明联系了市政府和福利院啊。后来听房东阿姨讲:“有人来送了几次吃的,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人可能是饿死的吧。”

直到现在,某地铁站中国同胞露宿问题依然悬而未决。

 

终于在上月21日京畿国际中心引导露宿者去地区医院体检,22日做核磁共振诊断有无脑梗塞。为了让他们进入疗养院,京畿国际中心向健康保险公团申请了疗养等级,并紧急筹款以支付露宿同胞等级审查期间的医疗费和疗养院入院自费项目。

 

真想问问,这些事究竟要让非营利民间组织管到什么时候?

 

长期以来,令人唏嘘的事件频发,大家只能默默承受。到了该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我将通过舆论造势,从信访保健福利部开始,然后向电视台举报。


社会福利盲区的多文化家庭

与韩国人老公离婚后的结婚移民女性也会走进社会福利的盲区,就算男方是离婚过错方。

 

一名中国朝鲜族女性以结婚移民的身份来到韩国,离婚后独自生活但因身体不好无法从事经济活动。

 

没有经济来源的她付不起最基本的生活费和每月40万的房租。偶尔拖着生病的身体打打零工还不够交房租水电费。

 

就这样饥一天饱一天生活了几年,她自己也放弃了。我联想到松坡区三母女事件和冠岳区脱北母子饿死事件,不禁担心。

 

于是,我打电话给保健福利部129客服中心和所属洞居民中心询问该名结婚移民同胞是否可列入低保户名单,得到的回应都是其不具备资格。

 

想成为低保户需要入韩国国籍,或者正在抚养与韩国人在婚姻关系中生育的子女。

 

当我又问:“离婚是由韩国丈夫的过错造成时,难道不应该将移民女性列入低保名单吗?”,对方工作人员只是机械式地重复“低保户条件里不包含这一人群”,让我去大使馆寻求帮助。

 

这种事情发生在移民人口突破200万的韩国,真是贻笑大方。

 

社团法人京畿国际中心代表宋仁贤 / www.1412.co.kr / 010-2756-3229


태그

전체댓글 0

  • 54768
비밀번호 :
메일보내기닫기
기사제목
身处社会福利盲区的外国居民,何时才能被看到
보내는 분 이메일
받는 분 이메일